我真的好想。。。

这个项目只是一个小小的许愿机,可以稍微满足一下我渗透世界的幻想。

目前选定的国家包括:

us.美国

de.德国

it.意大利

nl.尼德兰 & 比利时

es.西班牙

no.挪威

fr.法国

接下来还剩瑞典(se),明天倒资料,计划 1月再上线。

我的目标很小,这些国家加起来,每天累计给我100刀就可以了,不奢望更多。

低价值低关联的资料走自动化,最终的归宿是数据的深海,已经验证太多次了。

我知道你没有未来,可还是希望,你可以开一次花。

キャサリン・フルボディ

刚在查Norway的language code,跑去youtube.no找佐证,一分神随手点了首页推荐的视频,发觉凯瑟琳重制了,预期18年冬发布。

天啦,历史上,我觉得优秀的作品,好多好多都复活了,之前美剧的Heroes Reborn,江南的上海堡垒,Sega的Star Ocean,光明之响登陆ps4。有点受不了,这意味着会被更多人发觉(请原谅我的自私)。

um,这一次追加了角色,リン。作为金发内衣控,目前最爱的还是小恶魔,PS3似乎打到第7层了,有时间再挣扎一下。

http://fullbody.jp/

UPUP:现在是凌晨,刚好零点30分。

下午,确切说是从第6关开始的,居然一路爬到了结局。

终于得到キャサリン了。这游戏玩了至少半年吧,期间收了CD/画集,爬箱子真的很难受,玩到后面纯靠直觉,攻略里的三维图根本看不懂。

虽说不想玩第二次,可フルボデイ还是会买的.

预测在游戏发售后还会出一系列手办,我想要50cm的ドール!

攻略関連:

 

告解の部屋

http://dswiipspwikips3.jp/catherine/q.html

メール&電話

http://catherine.gamelando.com/mail.html

テクニック集

http://gamers-high.com/catherine/technique1.html

http://gamers-high.com/catherine/technique2.html

 

Site Behaviour: Navigation

查邮件发现Adsense又出警告。

邮件没细说,Policy center有旧站显示Restricted ad serving,还不是封禁,只是竞价受限,广告变少而已。

Violations的条目是Navigation,看说明是指那些表里不一的网站,虚假宣传之类的。

解决方案选Remove AdSense ad code好了,大概一周之后会自动从Policy center消失。

想起了以前一个几百万流量的movie索引站,title带streaming,结果只是imdb那样的资料站,我当时很不服气,这都行,如果放到现在,想必是活不下去的。

基本下了adsense就意味着分别了,跟了我这么多年,这个面向法国的小博客,到底给我输了多少血呢。

CHINA, Item returned from import Customs

随手查了下物流,发觉ems更新了。

有点懵,显示”Item returned from import Customs”,难道被海关退运?

好些人都说年底不好走,我也有些担心,第一次ems单走,里面是Angle Philia的人偶。

去搜了下,正解好像是 “清关成功”的意思,直译应该是”出海关,返给ems”,比较好理解?

流程是这样的,Japan出发,过GUANGZHOU口岸,进WUHAN海关(开始属地清关),出WUHAN海关(海关放行,完成属地清关),通往终点。

下面是trackingmore在新浪博客的blog,16年10月的信息。

限界凸城第10戦

今天在结束第10战后卡壳了,G炮没法升级,石头打不开,ビルド没升级进不去沙地,试过刷旧战没刷到モン娘。

查资料显示要和某个特定萌娘夜あそび,不然没法推进。等等试试看。

UPUP:验证了,要摸两次才行呃。

Project K

从Season 1的结局起就开始在意了,如果シロ的身体是意识交换得来的,那这具年轻身体本来的主人是谁呢?

如果是無色的,那还好,只是两个人灵魂对调。

如果牵涉到第三人,那个人又是谁呢?这种状态下,身体不是被强制占有吗?

然后ネコ单纯的样子,是因为变成猫的缘故吧,一直以猫的状态活着,身为人类的认知一直停留在小时候。

关于緑的大叔,最后一刻,他拖着带伤的身体跑去救流,和那次灾难一样的场景。救赎一个人,或许是作为对所有人的代偿?

嗯,18年又有剧场版了。我的アンナ哪去了?

春天

现在是凌晨一点多,又赖床了,手机刷了会i-Sokki,不知不觉记忆飘回了小时候。

小学几年级已经忘了,那天下午放学回家,突然发现抽屉有陌生的东西,我知道是礼物,小心翼翼的揣回家,再悄悄地打开,好像是文具什么的,还有糖(?),和折纸。

如今信里能确信的只有两个字,”喜欢”,是我同学写的,是同桌,一个不算好看的女生,下吧附近有颗特别显眼的痣,名字都忘了,只记得字里有はる(当我写下这篇日记的时候,已经想起来了,c)。

怎么说呢,这么多年过去,忘了许多人的名字,却还记得普普通通的她。

First time, last forever.

现在想起来,其实我错了,普通?她绝不普通,这份勇气,这样的勇气,估计我以后都不会再有了。

想起了以前的结论,人其实是慢慢死去了,每一秒都在生,每一秒也在死。

如果你还小,有想爱的人,现在就动手吧,结局真的不重要,如果时间恰当,如果你够早,许多年后,她都能在记忆的深海里看到你的影子。

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