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

现在是凌晨一点多,又赖床了,手机刷了会i-Sokki,不知不觉记忆飘回了小时候。

小学几年级已经忘了,那天下午放学回家,突然发现抽屉有陌生的东西,我知道是礼物,小心翼翼的揣回家,再悄悄地打开,好像是文具什么的,还有糖(?),和折纸。

如今信里能确信的只有两个字,”喜欢”,是我同学写的,是同桌,一个不算好看的女生,下吧附近有颗特别显眼的痣,名字都忘了,只记得字里有はる(当我写下这篇日记的时候,已经想起来了,c)。

怎么说呢,这么多年过去,忘了许多人的名字,却还记得普普通通的她。

First time, last forever.

现在想起来,其实我错了,普通?她绝不普通,这份勇气,这样的勇气,估计我以后都不会再有了。

想起了以前的结论,人其实是慢慢死去了,每一秒都在生,每一秒也在死。

如果你还小,有想爱的人,现在就动手吧,结局真的不重要,如果时间恰当,如果你够早,许多年后,她都能在记忆的深海里看到你的影子。

值了。